我拍了四年公厕涂鸦,见证一代人的青春日记
2021-02-23 21:00

我拍了四年公厕涂鸦,见证一代人的青春日记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BIE别的(ID:biede_),作者:朱宝蕾,编辑:蔡菜,原文标题:《我拍了四年公厕涂鸦,这感觉就像读了别人的日记》,头图由作者拍摄。


你蹲在坑上,这是你一天中最卸下心防的时刻,而面前触手可及的白色隔板吸引着你,你很难抵御在上面一吐衷肠的诱惑,一个热闹的公厕除了冲鼻的氨气味儿,一定还有画满隔板的涂鸦 —— 尤其是各种高校和图书馆的厕所,那里的如厕者裤兜里大概率揣着记号笔。


厕所涂鸦跟任何其他地方的涂鸦截然不同,一个蹲坑的人不会想着故作姿态或者标榜个性,他们会留下最不经修饰的直白心声,然后提上裤子,将屎和秘密一起留在那个隔间里。



因为这样的原因,我被厕所涂鸦所深深吸引,陆陆续续地拍了四年。下面这组女厕照片大部分拍摄于2014年的广西区图书馆,那时我为了考研天天去广西区图书馆自习。公共图书馆,有书有空调有热水有学习氛围,是莘莘学子的学习备考宝地。我每次在这个图书馆上厕所,看着各种无聊或戏谑的涂鸦、感伤忧郁的少女情怀,甚至深情的告白……就连拉屎都更加津津有味了。


公厕,这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,在代孕小广告大肆侵入前,就像最后一方实体BBS,容纳着人类最自由的表达和最隐匿的宣泄。 



据说正常人都是有破坏欲心理的,比如我看到别人穿着崭新的白鞋就想踩一脚。所以我可以理解人们在厕所门板上留下涂鸦的行为,就像很多人喜欢到处留下“到此一游” —— 人总想留下点痕迹。


遗憾的是,作为女性的我只考察到女厕部分,所以没能呈现一组更丰富全面的厕所涂鸦。


情感天地


学生时期青春萌动、情窦初开,关于感情的文字占据了女厕涂鸦的一大部分。厕所涂鸦比网络发言更具匿名性和隐蔽性,因为没有人知道你在厕所里的一举一动,所以那些不可告人的暗恋情愫和伤感情绪可以在厕所里随意诉说。


女厕里出现了很多男生的名字,她们把自己暗恋的男生的名字像狗到处撒尿一样写得到处都是,仿佛这样就拥有了一次信仰,可以把这份感情留存或攥住。她们手中的那根黑色记号笔,是永不朽坏的魔法,没有人可以擦去她们心爱男孩的名字。


“覃梓洋,I LOVE YOU!—— 暗恋第三年(rosy)”,东方人是最擅长暗恋的,不知道这位 rosy 现在还喜不喜欢这个男生。


“邓家吉,我喜欢你!”


— “郑皓元,我喜欢你”。

— “我建议当面说,不要来厕所,这没有男人!”


— “世界上最痛苦的事,不是生离死别,而是只能在厕所写‘我爱你’。”

— “去男厕写~他才能看到啦~”


“我身上的伤也不轻,如果你没放下曾经”,挺押韵


刻苦铭心的爱恋


分手后究竟还能不能做朋友?发人深省


渣男!



学习乐园


除了情感天地,学习是厕所墙上永不缺货的留言主题。有人在这里认真写下了自己想考取的大学,也许厕所之神会在冥冥之中保佑她吧。



“喜欢的男生跟想去的大学,我两个都是要上的!!!”


有人带笔上厕所,自然也有人带习题上厕所。真正的学霸如厕也不忘做题,还在门上留下了题目提醒大家不要忘记学习:



然后被对门的同学解了出来,“这是对门题目的答案”。


这个人得在厕所里蹲了不短时间吧


有的人伤感哀叹 “中考失利的感觉甚是难受。” 有的人励志鼓舞 “愿时光不负努力,青春不负自己。”



吐槽 BBS


还有人记录了垃圾桶里的发现


这条留言勾起了我久远的回忆,2000年左右学生的书包里还没有放一小包纸巾备用的习惯,即使精致一点的女同学书包里也只有从家中扯下来的一小卷卷筒纸。书包里唯一能代替卫生纸的只有作文纸。有时候看到同学带着一本作文本上厕所,我就知道他要上大号。作文纸的使用也是有讲究的,由于有些作文纸表面过于光滑以致摩擦时容易打滑,于是使用前要进行揉皱处理。


“要知道在黑暗中换姨妈巾是多不容易啊”,在人前羞于谈论月经的女同学也许会在厕所里谈论血与卫生巾。


有人批评在女厕涂鸦留言的行为:


(你写的字最大了)



但也有人表示看到厕所涂鸦后心情变得好到爆,“拉翔都有feel咯”,还特地回去拿笔过来留言。显然厕所涂鸦行为鼓舞了不少后辈:“希望有天这间厕所都被我们写完”。




女厕涂鸦像古早时期的网络跟帖留言,你不知道你的留言会不会有人看到和回应,直到你下一次走进这个厕所。


— “你有姨妈巾吗?”

— “只有护垫姐姐。”


— “你不也带了吗?”


来自厕友的人道主义问候。


— “楼上的,你还好吗?”



兴趣交友


有了前人留下的厕所涂鸦后,后来的人也接二连三提笔留言。厕所里的书写和破坏无伤大雅,又满足着人们内心倾诉和表达的快感。随着留言的增多,越来越多人在此展示自己的兴趣爱好和交流欲望,在墙上留下了自己的QQ号的不少。


“喜欢动漫的加我QQ哦,一起学习。”


查了一下才知道语C是语言cosplay的简称,而扩列原来是加好友的意思。


有人推书。



有人推BL漫画。



有人写下自家明星的名字。



没想到上个厕所也能看见《进击的巨人》剧透。



有人在厕所做连载:进击的女厕,每周一更小段子。



当你走进厕所隔间,关上门,在此排泄肚中积物,想拉多久拉多久,在这个封闭空间里你可以充分释放自我,而书包里刚好带了笔,于是一些日常生活中不敢说出口的话,到了公厕就可以畅所欲言,反正不会有人知道是谁写的。厕所容纳着你身体里的排泄物,也像树洞为你寄存秘密心事。


2018年重游图书馆女厕,旧迹上面增添了不少新笔画


2014年考研结束后我就很少去区图书馆自习了,后来几年上过的公共厕所见到的大多是代孕人流小广告,很少再见到有趣的涂鸦文字。再后来,我对厕所涂鸦也渐渐失去了兴趣,这个题材便没有再拍下去。2018年某天我再次来到区图书馆,顺便去看看当年厕所的涂鸦还在不在。欣慰的是满墙的涂鸦都还在,而且还增添了不少新笔画。旧的涂鸦渐渐褪色,新的涂鸦叠加在上面更显繁杂缭乱,厕所里的涂写和留言仍在继续,它呼唤着更多的蹲坑人加入这场书写,而对我来说,公厕已经成了一个展览着许多个人史的特殊场所,你很难在其他地方看到这样满墙的坦诚。


看到有人感叹“竟然没地方画了……”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BIE别的(ID:biede_),作者:朱宝蕾,编辑:蔡菜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@huxiu.com
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,请联系tougao@huxiu.com
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,都在 虎嗅APP

相关推荐

liuhecai_马经精选图库_白小姐必中选一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