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非洲坐出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2021-02-22 15:17

在非洲坐出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今夜杂谈(ID:gh_3493df99ef21),作者:光头师太,题图由作者拍摄


非洲有54个国家,大部分国家风土人情都不一样,我后期主要待在马里,所以对别的国家坐出租的情况并不是特别了解。那么,标题为什么要写“非洲”呢?主要是怕你们不知道马里这个国家在哪里。


马里不是索马里,没有海盗,也没有海。


它是一个内陆国,位于西非,2019年在全球最贫穷的国家名单中排名倒数25,还好,不算垫底。周边国家都是它的难兄难弟,尼日尔,布基纳法索,多哥,塞拉利昂,几内亚等等,都是著名的穷国。


可能你还没有概念,那么你大概知道它在塞内加尔的隔壁就可以了,离加纳也不远。听说这里汽车的整车进口关税很高,所以很多人会进口到周边有港口的国家,然后找个人陆路直接给你开过来。


不过破船也有三斤钉,这个国家虽然整体很穷,但是有钱人还是不少。大街上总是能看到很多新车,大揽胜,大丰田,小众的还有阿尔法·罗密欧。我们之前去过一趟埃及旅游,开罗的街上都没有这么多新车。


当然,大部分一般般的有钱人还是开二手车,应该都是欧洲淘汰过来的,像丰田牌的小汽车,大约4万多块人民币可以买一个。出租车就更老迈了,清一色的奔驰190,车价大约是20000~25000人民币,当地货币200多万西法,比较穷的人是肯定买不起的。


我们在马里没有车,所以在马里近一年的时间里,大部分时候出门都是坐出租。可以说马里出租车教给我的汽车知识,远超我在一年半汽车媒体工作中所学。


它们让我对汽车有了全新的认识。汽车的终极奥义是什么?不是自动驾驶,不是移动的家,而是,跑得比人类快。


所以,它只要有发动机,有方向盘,可以刹车,可以跑起来,就足够了。


安全带当然是不必要的,甚至车门都不需要完好地闭合。我很快就学会了很用力地甩车门,但还是经常会碰到跑着跑着,司机突然说“你车门没有关好”的情况,然后我会很淡定地把车门打开再甩上。


原来汽车在跑着的时候是可以开车门的。


也许就是因为状况太多,所以马里人都非常的热心。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一次,出租车在等红灯,我在副驾驶位,后面忽然上来一辆车,司机伸出手把我的车门拉开,又很用力地甩上了。两个司机互相看了一眼,眼神碰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弹开,隔着一个满头问号的我。真的,这个动作难度有点大,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他那手是从哪里伸出来的了。


其实车门倒还可以自己关,但是车在马路上熄火了,一个人往往是推不动的。司机下了车手一挥,旁边的大黑小黑们就会过来帮你推车,过后当然是要给点小零钱表示感谢,但是30几度的高温人家肯帮你推车也算是很高尚的品格了,而且人家并没有先要钱再推车。


推车的时候,驾驶位车门要打开,司机一只脚在地上,一只脚在车里,几个人在后面推。我不知道他那只脚放在地上是为了什么,也许往后蹬可以帮忙使点劲儿?推几下,发现还是打不着,于是司机直接下车,抱着车柱子一边打火一边推。一般这样几下就能打着了,然后司机会迅速坐回车里甩上车门,“抖抖抖”地往前开。


但是有一次很尴尬,他们推了好半天都没推起来,我犹豫着要不要下车,毕竟看他们大热天那么辛苦地推这个车还要加一个60公斤的我,我觉得很愧疚。但是司机很坚定地说,“不不不,坐着,不用下!”马里人大部分时间真挺友好的。


后来我想了一下,确实不能下,因为车子开起来之后不能马上又刹车,怕熄火again,所以只能持续往前跑,那我下车之后追不上咋办……


还好车子最终还是轰隆轰隆地发动起来了,车窗外面弥漫着一片黑烟,然后又升起一股白烟,白烟和黑烟交织在一起,也不知道是什么科学原理。就在我怀疑这辆车是否要爆炸的时候,司机迅速地跑回了驾驶位,甩上车门,小汽车“抖抖抖”然后“污污污污污”地向前行驶了起来。


不得不说,奔驰的品质还是很牛逼的,车子都破成这样了,发动机感觉还是很猛。我也是因为坐这个小汽车才对“动力充沛”四个字有了感性的认识。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烧的柴油,那个轰鸣声还是挺好听的,也许这就是传说中性感的声浪吧。


所以这样超值的小汽车有一些小缺陷,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。


比如没有空调,但是有自然风啊,反正大部分时候车窗也是没有办法正常升降的,因为摇把掉了。不过如果非要开窗或者关窗,也可以跟司机说,他会用两手夹着玻璃把车窗搓上来。硬件不够服务来凑,体验非常不错。


比如没有门把手,有时候是前座的里面没有,有时候是后座的外面没有,很随机。我也是因为这样认识了汽车车门总成的内部,因为内侧的塑料板也没有,门板就这样裸露着。没有门把手问题根本不大的,用个绳子或者铁丝拴一下就好了,司机在驾驶座上伸手拽一下,车门就可以打开。


比如挂不上倒挡。我前面说过了,马里人很热心,很友善,比如我给他指了住处的大门,但是他往前滑了好几米,我就随口说了一下“你超过了一点点”,其实无所谓的,我都准备开车门下车了,司机说,“别动”,然后企图挂倒挡给我倒回去。


眼见着他把那个手把摇啊摇,但是就是摇不上倒挡,我都很明显听到了档杆擦过齿轮的顺滑的声音。我们尴尬地沉默了几秒,然后我说,“我下去吧,没事的!”,司机连忙说“好的好的,谢谢!”我们都松了一口气。


又比如,没有车钥匙。有天晚上11点多了,我从赌场出来,一个黑大叔很顺利地把我截到了他的车上。谈好了价钱,我看他半天没有动静,侧头看了一下,发现他的钥匙孔位置伸出来两小截电线,他在捏着电线凑在一起打火。我很惊奇地说,“这样可以吗?”司机笑呵呵地说,“可以可以!”


说话间,小汽车“兜兜兜”地响了起来,我的汽车知识又增加了一点。


总而言之,马里的出租车还是挺安全的,我坐了大半年的出租车,只碰到过一次小意外,司机在路口转弯的时候轻轻怼了前面的小汽车一下,两个司机下来一起朝碰撞的位置看了一眼,又互相看了一眼,就回各自的车上去了。


大多数司机都比较友善,少数不友善的就是嫌钱少了叽叽歪歪一下,别的也没有什么。而且别看他们穷,很多还挺热爱生活,车子画得花花绿绿的,中控台上摆满灰扑扑的小玩偶,而且有些人还会在车里面接个小风扇吹一吹。


想起我们第一次来马里的时候,从边境坐大巴到首都,车门都没法关(因为人多里面会闷),就这么开着车门行驶了一天,中途还坏掉维修了1个多小时。就这么破破烂烂的一个车,里面居然还有小冰箱提供免费冰水,所以不要觉得非洲兄弟穷就没有追求啦。


绝大多数中国人这辈子都不会来马里的,也可以说马里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一个不存在的地方吧,比如我爸妈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待过的那个国家叫啥。而我在这样一个不存在的国度坐过这么多奇怪的出租车,感觉还挺奇妙的,哈哈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今夜杂谈(ID:gh_3493df99ef21),作者:光头师太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@huxiu.com
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,请联系tougao@huxiu.com
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,都在 虎嗅APP

相关推荐

liuhecai_马经精选图库_白小姐必中选一肖